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376262b.com >

最自由的杂志封面可能都诞生于20世纪中期
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22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封面不仅是杂志最重要的广告,也是我们区别杂志的媒介。杂志的类型告诉了读者杂志的定位,这一开宗明义的关键要素,有助于塑造阅读过程……封面不但给杂志贴了标签,也给拥有它的消费者贴了标签。

  与书籍或唱片的设计一样,杂志期刊的封面设计对于平面设计师来说,也存在一些相同的问题:

  它必须在吸引潜在客户的同时,公开或巧妙地传递主题信息,达到沟通的效果。

  不同的内容意味着不可能从视觉上对主题进行归纳,而且解决这些平面设计问题并非一劳永逸,而是每月甚至每周都会冒出来。

  创新必须是持续的,它往往意味着这些出版物的外观既要在表面上保持一致性,又不会变得过时、重复或套路化。

  ▲1952年出版的《透视》杂志10期封面,《透视》杂志是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设计的经典范例,突出了它的所有特点和品质

  1952年出版的《透视》杂志10期封面,作为系列封面,《透视》杂志是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设计的经典范例,突出了它的所有特点和品质

  这个职位名称最早出现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各个文化领域,并随着现代主义运动倡导者的移民而从欧洲传到了美国。

  艺术总监的头衔意味着肩负的责任比平面设计师的更多,类似于编辑,要为杂志的塑造出谋划策,而不仅仅是决定怎样把内容放到封面上。

  ▲1947年10月出版的《建筑记录》杂志封面,彼得·皮耶宁设计。在进行商业创作时,皮耶宁也注重培养自己作为一位油画家的经验和能力,这一点在这个封面中得以体现

  到了20世纪中叶,封面艺术家往往来自不断扩大的平面设计和插画领域,而非艺术界。

  然而,由于还承担着设计整本杂志内容的压力,加上每周或每月都希望设计出一些新的东西,意味着封面往往是委托给自由设计师设计的,偶尔才会由艺术总监亲自设计。

  ▲1944年4月出版的《员工》杂志封面,阿尔文·勒斯蒂格设计。为《员工》杂志是非商业性的,这给勒斯蒂格带来了很大的创作自由度

  在“二战”后的几十年里,杂志封面设计需要不断地做一些新的、吸引人的东西。

  再加上有才华的艺术总监在质量上把关,以及雷打不动的出刊截稿日期,使得在杂志封面设计上做实验其实非常普遍。

  ▲1954年6月出版的《工艺地平线》杂志封面,悉尼·布奇克斯设计。“二战”后,布奇克斯成为《工艺地平线》杂志的艺术总监。他也是一位艺术家,致力于轮廓鲜明的抽象绘画,有时还会利用三维构图

  他们也常常成为最先引进新的插画和摄影人才的那个人,他们通过创新设计手法和发掘新人才,往往能迅速地在广告设计领域站稳脚跟。”

  该杂志由玛格丽特·特加德·哈里斯于1938年创办,是一本“偏向反法西斯的左倾政治和文化杂志”。

  ▲1939年1月/2月出版的《方向》杂志封面,保罗·兰德设计。他还设计了用作刊头的模板版式

  最终的封面成品运用了风格高度个性化的手写体和拼贴画,原因之一其实是出于成本的考量。

  ▲1939年3月出版的《方向》杂志封面,保罗·兰德设计。在这个标志性的封面上,兰德使用柔和有机形状的图片蒙太奇,把一位跳跃的舞者的身体各部分混在一起

  与许多世纪中期现代主义风格的杂志一样,《方向》的封面也受到了现代主义和抽象主义思想、手法的影响,但其有趣的风格并没有“盲目地遵循所有现代主义原则”。

  杂志封面所享受的自由度,在某种程度上依然取决于出刊频率,意味着它们是技术与美学的完美试验场,而这些技术与美学将在世纪中期现代主义美学中得以具体化。

  一般只有杂志的刊头是固定的,有时甚至没有任何限制,只交给设计师一块白板不断做新尝试。

  阿尔文·勒斯蒂格就是这样一种设计自由度的受益者之一,将他用在书籍封面设计中的理念运用到另一个不同(尽管十分类似)的领域,为《看》《参谋》《贵族》《演员》《室内》《工业设计》《财富》等杂志设计封面,有时也设计室内装潢。

  这些设计精良的杂志有一个共通点,那就是对自身的设计大加褒奖,目的是让公众知道什么才是“好的”现代设计。

  由于设计行业羽翼尚未丰满,许多从业人员都非常认可这一目标,认为在文化和商业上都有必要这样做。

  ▲1948年6月出版的《艺术与建筑》封面,阿尔文·勒斯蒂格设计。它怪异的符号就像是一种古老的神秘语言,体现了设计师受到保罗·克利和胡安·米罗等艺术家的影响

  像《设计》或者美国的《工业设计》《室内》《艺术与建筑》等刊物,它们在帮助设计行业的各个领域方面确实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它们试图界定什么是“好的设计”,这种设计如何能够使社会和经济受益。

  它们还为平面设计师提供了极好的展示机会,因为对于那些希望被视作“好的设计”推动者的杂志来说,封面尤为重要。

  ▲1947年2月出版的《室内》杂志封面,拉迪斯拉夫·萨特纳设计。几十年来,无数顶尖设计师、插画师、艺术家和建筑师,以极大的自由度为这本杂志设计封面。只有打字机粗体字的刊头始终未变

  一般而言,这些20世纪50年代的平面设计杂志,不会只遵循或推崇一种设计风格或手法。

  就连瑞士的《图形》杂志,即便其所在国仿佛已成为网格现代主义图形设计的代名词,也会给封面设计师自由裁量的机会。

  ▲1952年出版的第43期《图形》杂志封面,乔治·吉斯提设计。《图形》杂志是全球平面设计领域的重要出版物,尤其在欧洲。对于20世纪中叶的平面设计师而言,登上这本杂志封面或为它设计封面都是线年代,随着瑞士主义和国际现代主义的兴起,更重要的是摄影逐渐占据主导地位,世纪中期现代主义平面设计手法在杂志封面设计领域开始式微了。

  插图和图形元素的运用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急速下降,取而代之的是在全出血的照片上进行排版的不太兼收并蓄的封面。

  然而,摄影并不意味着杂志封面设计创新的终结,从乔治·路易斯自1962年开始为《时尚先生》创作的作品便可看出。

  与世纪中期现代主义风格相比,路易斯将摄影作品创造性和高度概念化地运用到封面设计中,给人一种永不过时的质感,说明审美品位与平面设计手法在20世纪中叶之后的变化有多快。